标签归档:叨逼叨

昨夜的朋友圈值得被记住

昨天是北京22年继5月份那一次「静下来」后的又一次「静下来」的一个周五的晚上,卡塔尔世界杯上伊朗🇮🇷🆚🏴󠁧󠁢󠁷󠁬󠁳󠁿威尔士,伊朗队在伤停补时阶段凭借着自己不放弃的精神和场上多一人的优势最终将比分锁定在2:0,拿到一场非常漂亮的胜利和珍贵的3分。

在居家办公一周之后,听说过有人举报自己公司恶意到岗办公的,有见过群里有人堂而皇之地埋怨「小区怎么还不封控啊,哪怕是一天也行啊,我还没有享受过不上班也领薪水的日子呢,一天都没有,就让我体验一下呗」,然后看到了乌鲁木齐的大火惨剧新闻,心中更是发涩犯堵。

到了晚上8点,提前跟公司同事们约好的「周五晚-云喝酒」钉钉视频会议开始了,大家依次进入会议,有的伙伴还在准备酒菜(可能工作刚刚才忙完),大概十来分钟后,大家各自落座,在手机屏幕前开始频频举杯。长时间不见面后,突然能一次见到这么多昔日每天一起工作的伙伴们,大家心情都极为舒畅,甚至比在线下饭馆喝酒的时候更为放得开,除了劝酒没有线下压力山大之外,大家都尤为自在。平时话多的伙伴,在视频会议中也更贫了(我也算是其一),平日里话少一些的伙伴,更是需要频频被cue才会应付几句,更多就是听着,跟着一起乐。整场云喝酒下来,有的伙伴喝了1.8L的啤酒,有的伙伴喝了6瓶啤酒,有的伙伴喝了8两53度的汾酒,也有伙伴喝了一杯茶或是一瓶大窑,最终会议结束时间在22:12,约定好解封后到岗上班得及时行乐,赶紧吃上一顿,吃一顿少一顿的。

洗漱结束后,躺在床上打开朋友圈,看到一篇篇文章和视频转发,我在这里罗列一下这些文章和视频的标题

  • 《习仲勋:应当允许人民讲话!》
  •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 《毛泽东: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 视频号内容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发布的《赵立坚引用美国歌曲批驳美方》,这首美国歌曲就是鲍勃·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

也许是喝了一点酒,也许是被这防疫的种种怪象给弄的,我毫不犹豫地频频转发了多篇文章和视频,然后趁着酒劲就睡了。

早上一起来,想着看看昨天的测试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大家所有的动作都非常有效地传达到了各大审核团队那儿,突然朋友圈又一次清净了。姑且不谈这些内容还可见不可见,我倒是觉得以后大家发内容,只要标题足够清晰有力,即便别封了被敏感了,大家的态度也完成了表达,也探测到了当局的态度和应对策略,也蛮好的。大家持续发声,也持续被失声,人总是会疯的,等大家都疯了,也许会有一些变化吧。

从现在开始,我不想等着别人帮我发声,看着别人失声,我也想发声,反正失声只是早晚,何必呢。

聊聊近况吧

昨天居家办公的时候听完了池建强和王建硕在播客节目《夜航西飞》中的一次关于web3、大理、写作、思考、创业等等一系列话题的对谈。其间聊到了一次王建硕与阮一峰的一次对谈,阮一峰在谈及其自身的个人写作更需要读者的互动来给自己正反馈的激励,而王建硕相对来说就比较享受写作过程中的自我表达和逻辑的完善,其写作的目的更多的是帮助自己的思考和凝练。

今天早上在微信视频号里看到了读库老六与陈晓楠关于写作的对谈,老六非常骄傲地「鄙视」了一下他口中的「拖拉机」为啥会不愿意写稿,他已经能从写作中找到一种与自己对话和疗愈的出路,写作会让自己放松,把自己劝开了,写完了整个人都舒坦了,跟一次健身结束后的感受很类似。

以上提及的几位,在我个人成长的过程中,或多或少都对我有一定程度上的影响,阮一峰老师很多的技术科普类文章在我学习很多新技术概念的时候给到我很多的帮助,我自己的技术类文章也力求向阮一峰老师的技术类文章看齐,想要做到用简单和确定的文字把一个纯技术领域的内容说明白。对了,想起来了,虽然我没有正经写过 JavaScript 的代码,我还是买了一本阮一峰老师的 ES 相关的书,纯支持作者(是的,我每年或多或少都会做类似的一些事情,去年和今年就为了支持推上的两个技术书籍作者,买了一本 Golang 和一本 Python 的技术书籍,实际上这两本书我压根儿都没打开读过)。

池建强老师作为微信公众号早期的三剑客之一,又是MacTalk的主笔人,我一直都是其微信公众号的订阅者,看着他从用友到锤子,从锤子到极客时间,再到现在的墨问西东。虽然期间有一段时间因为「懒投资」的事情,我把曾经不断给「懒投资」和「张磊」站台的池建强和冯大辉的公众号都取关了,最后还是都关注回来了。池建强老师的书貌似我还买了一本,虽然其中大部分的内容都在微信公众号上都读了个七七八八,还是支持了一把。池建强老师的爱好广泛,其中爱读闲书对人文学科兴趣浓厚这一点,我也沾点边,所以会有天然的亲切感,而且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程序员,直到最近几年才彻底完成转身,刚好我自己也处于这样的一个节点上。

读库老六对我个人的影响可能更为深远了,我早在上大四的时候通过网络了解到了有读库这么个出版物,在我开始来北京实习后,从 2009 年开始我就成为了读库的全年订户了,直到今年每一年都没有落下,虽然大概还有一半的读库我没有读完(持续创业996留给自己阅读的时间相对较少,毕竟自己不是那种重度阅读爱好者),但是每一期的老六的语和每一年的 00 刊,我都会完整地读完,看着这个小机构一步步成长,看着一个这么传统的行业里头,一位这么没有野心的人,踏踏实实把这么一个事做到「随时可死」的状态,对我自己的触动还是很大的。我记得当年我从喜讯离职的时候,跟我的老大聊的时候,我曾经还说过我有可能会选择去投奔读库,看看那家出版机构有没有能用得上我的地方。当然最终因为手游创业元年的大浪潮给了我一些其他的机会和幻想,我就跟着我的另外一位老哥哥就投身于手游创业去了,这事儿我就抛诸脑后了,连发个邮件问询一下的动作都没做,所以可能还是不够真热爱吧,都是说来骗人和骗自己的。

前一阵子,我隔几天都会问自己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缘由呢就是因为我做了多年的工作内容发生了变化,我从一个技术开发人员半推半就地转成了一个产品经理,并且要带领一个已经相对成熟的产品的产品团队。这期间产生的一些不适和压力,让我开始反问自己是不是适合这份工作,人大抵都会在不舒服的时候产生一些怀疑情绪吧,至少在我这儿是成立的。所以我就写了不长不短的大概一万来字吧,用手机在「纯纯写作」里配合着「微信键盘」写完的,从自己上学开始写到就业和创业,一直到现在,甚至有点自己写回忆录的感觉了,但是我应该还不到要给自己写回忆录的时候吧,如果自己能活到平均年龄的话,而且坦白讲自己的人生历练还非常的浅薄,远没有啥实际内容可写的。

前一阵子在多抓鱼上买了一本《讣告》,目前还没有打开塑封,跟它一起下单的另一本《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的塑封也还没有打开,不过对于《讣告》一书早有耳闻,因着这书是读库出品的,所以通过读库的各种渠道多少听了那么几耳朵,而且播客节目《文化有限》和《忽左忽右》都有专门做过节目介绍此书,所以大抵这该书中的内容和形式有所了解,应该是汇集了经济学人杂志上刊登的一些人物的讣告出版的一本书,由于杂志篇幅和形式,大体上每位人物的讣告篇幅都会凝练为两张纸以内吧,书籍出版的时候伊丽莎白女王还健在,当节目录制的时候女王刚刚去世不久,节目中主播们还在讨论「不知道经济学人会怎么给伊丽莎白二世写这篇讣告」。

像我这般的升斗小民,徇着社会大势,通过升学一步步从农村走到城市,生活非常的具体,也很模式化,有属于个人的喜怒哀乐,更多的是淹没在尘世中的一粒沙。没有太多闪光点,生活的单元基本可以用年来计算,跟我们国家的GDP统计单元有点类似😭,咋听着好像我就是一个经济大循环中的小螺丝呢,好无力啊。

不过回到自己为何主动尝试写作,尤其以回顾自己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来做私人的写作这个话题上来,虽然写作不是一笔写到底,而是断断续续,中间还间隔了不短的时间,大概在一个月内写完的。前半部分的情绪会非常饱满,书写的速度和流畅感也会更好,也许那会儿心中还有比较强烈的肿胀感?有些块垒亟需抒发一下子?也许吧。后半部分有点想延续前半部分把这个写作完成,但是由于工作内容的变化和自己心境的变化,逐渐进入到新的岗位和角色后,最初的那个心境已经很难直接找回来了,写作的过程中还能延续的就是逻辑。也就是说,我后半部分的写作相对来说情绪更弱,更多的是在前半部分已形成的内容中呈现的逻辑之上的延续。然后在整个写作完成之后,我会发现一次较为完整的自己回顾,自己还是会选择那些自己情绪想要突破的出口相关的高光点来完成自己的书写,而那些同样真实的,在自己潜意识里与当前情绪相关度不高的内容,还是会选择性的放弃掉,最终会出现前文逻辑非常严密,立意非常清晰,但是后文有点难以为继,逐渐出现羞于呼应的状态了。

这次书写还是达成了两个目的的:

  • 情绪的出口找到了,至少那几天自己羞于对外人诉说的情绪被化解了;
  • 拉长时间的非即兴书写能帮助自己厘清自己的思考逻辑,设置产生怀疑;

所以,我感觉王建硕老师说的那句话还蛮有意思的,公众号更适合用来输出自己比较成型的一些思考结果,而Blog就是自己的自留地,我想种点啥都可,甚至不开花不结果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能历练我们自己的种地技巧并积累经验,内化为我们的能力。

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这么干呢,我想试试。

「作者此处有删节」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这几日在读贾平凹的《废都》,之前读过《秦腔》和《浮躁》,想着把这名家的代表大作都读了吧,就在微信读书上找了来读,读着读着就感觉不太对了。诸多章节出内容中,直接使用了「此处作者有删节」这样的文字代替了大段的性描写,这倒不是咱们没读过小黄书,想看看这香艳刺激的场面具体是咋描写的,而是这样奇怪地保留作品的完整性而又要符合出版审查制度的自我阉割显得实在是过于行为艺术了。我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反讽,也行是我过度解读了啊,作者兴许只是想让这本书的出版不那么艰难,也能让这么好的作品给更多的普通读者能读到罢了。

至此我的好奇心就被激起来了,我到要看看删节的内容具体都是个啥。于是我就搜索了一下,还真找到了未删节版的 mobi 和 epub 文件,最终选了一个看着还算满意的转换了格式,导入到了朋友送我的 Kindle 里头,自己调整了一下字体大小和行间距,就开始读了起来。

其实我们的贾平凹先生对于这种香艳场面的描写并没有特别出彩和骇人听闻之处,基本上跟我们实际生活中的性行为过程毫无区别嘛,也没有像小黄书那样为了满足读者猎奇的心理,刻意将性过程的描写扭曲和夸大,只是用词非常的准确和直白,在我们这个比较偏爱委婉美和谈性色变的主流文化审美环境中,可生存的空间确实不太大。

不过在对比阅读的过程中,发现了两个还蛮有意思的事就是,微信阅读的基础排版会让人读起来舒服不少,早年间的 epub 电子书基本上跟纯 txt 电子书毫无区别,全然没有任何排版,错别字频出(可能跟早年输入法和录入员的素质有关?或者这就是个盗版的电子式,何谈录入员)。在Z-Library找《废都》的同时,我也搜索了一本自己手上有纸质本和微信读书版本的《贪婪的多巴胺》,想着放到 Kindle 上读起来不费眼睛,将其导入到 Kindle 上一打开,这个排版和字体,完全就是纸质本的翻版啊,读起来舒服得很,相较而言微信读书的版本就是有些差点意思了,微信读书上的排版基本上都是以铺满手机屏幕为主(为了在窄小的手机屏幕上展示足够多的内容这个可以理解,不知道墨水屏版本对于微信读书中的内容是否有区别设计和适配,如果仅仅是简单的按比例放大,那就有点遗憾和不够了),而 Kindle 的排版由于设备尺寸相对固定并且比较接近口袋本的尺寸,所以整体排版还是很有书籍本体的那种边距的变化,段落感也会很明显,尤其对于我这次是先从纸质版开始阅读的,然后微信读书才上架了电子版,最后我又阴差阳错地读了一个 Kindle 版本,还真是不同的载体体验很是不一样呢。

霍光这厮创造了一个奇迹

霍光,汉朝名将霍去病的弟弟。霍去病死的时候,他以奉车都尉的身份和金日磾(dī)、上官桀一直侍奉在汉武帝的跟前,是为『内朝』,区别于丞相、御史大夫这种政府部门被称为『外朝』的官员。

汉武帝死前托孤的就是这三位时常侍奉其左右的臣子。年幼的汉昭帝(刘弗陵)即位后(当时年仅八岁),霍光是大司马、大将军,金日磾是车骑将军,上官桀是左将军,形成了三驾马车式的制衡结构。

金日磾的去世,让这个原本还有制衡存在的权利结构崩溃了,而皇帝尚年幼,这就造成了霍光与上官桀两虎相争的局面,最终霍光胜出成为了权倾朝野的独裁者。

在霍光与上官桀争斗之前,两家还有联姻呢,霍光的女儿嫁给了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生了一个闺女。上官安还曾私下里跟他老丈人提议让自己的闺女做昭帝的皇后,但是被霍光以『七岁尚早』为由拒绝了他女婿的这个请求。

不过上官家既然也是豪族,不可能完全没有办法的嘛,他们找到了抚养昭帝的蓋长公主,最终还是成功地让上官家的孙女成为了昭帝的皇后。

在后续的斗争中,霍光胜出了。霍光以上官家勾结曾经叛乱的燕王(由于他的同胞姐姐蓋长公主在昭帝面前求情没有被处死)再次发动叛乱为由,把上官家族全给灭了,除了他那年幼的贵为皇后的小外孙女(难道连他自己的姑娘,也就是皇后的母亲也给干掉了?)。

昭帝又是个死得早的皇帝,昭帝过世时,皇后十七岁,他俩还没有子嗣,这样就把昌邑王刘贺(汉武帝时期昌邑王刘髆的儿子,在其父死后继承了王位)给找来继位,认了这小皇后为母亲,最终又以谋反的罪名被废,连王位都给剥夺了,随行入京的随从除三人之外全被杀了(这三人是什么鬼?难道有阴谋?)。

这下又要找谁来当皇上呢?霍光竟然从民间找到了汉武帝时期的太子刘据的孙子——刘病已,即位后为宣帝(这一年他十八岁,比他名义上的母亲太后还大一岁呢)。宣帝在民间的时候已经娶了许氏成家了,在宣帝即位后,许氏莫名其妙地就死了,然后霍光就让宣帝娶了他的小女儿,并册封其为皇后。

这下奇迹出现了,霍光让他的外甥女成功的当上了他女儿的婆婆。也就是说原本太后要管皇后叫小姨,现在成了小姨得叫外甥女母亲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

当然创造奇迹的霍光最终给他的家族带来的也是毁灭,宣帝熬到霍光死了以后,通过各种手段一步步把霍光多年经营的权利集团给瓦解了,并且最牛逼的是立了他在民间娶的许皇后的儿子刘奭(shì)为太子,让霍氏一族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了。

最终霍氏一族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发动政变被宣帝平定,霍氏一族被灭,霍皇后也被废了,霍光的老婆被弃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