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昨天夜里大宝有点低烧,今早起床稍晚了些,吃完早饭开车送他去学校的路上,想起今天要参加管乐团的集训,便掉头回家取了次中音号再次出发。

在去学校的路上,从拿上次中音号的那一刻,大宝便跟我说「我不想上这个社团了,我还咳嗽着呢,也没法跟着练习」。我俩先是从为啥不想上社团课,聊到为啥此前很积极想报名参加,再到做事情不能轻言放弃,一路上起了不少争执。

我家大娃是一个性格相对来说温顺的孩子,通常都能接受他人的建议和要求,不会有特别强烈的情绪和明显的主张,俗话说的那种「都行」。在学校社团报名之初,我们一起讨论过想要参加哪些社团,管乐团是大宝自己主动选择的社团,因着他自己练架子鼓已经有了三年多时间了,所以一开始可能是想在乐团中负责打击乐,最终乐团老师面试后给他分配的乐器是次中音号。这个学期进入冬天后,学校孩子们陆陆续续地都经历了流感,社团的课也时不时地中断,大宝因为咳嗽时间较长,也请假了几节课。这么一来,课程进度就相对落后一些。

在今天简短的沟通过程中,了解到了几个信息,那就是社团本次集训是为了准备演出,社团其他的很多同学已经能演奏完整的曲子了,大宝相对来说有点跟不上进度。在去学校的路上,还没有了解到完整信息的我,以为大宝单纯就是觉得自己没学好或者学不好,没啥进展,产生了缺少正向反馈的怠惰感,对于中途放弃一件事情也没觉得多要紧,就轻易地提出想要退课的想法。然后就开始输出自己的观点「人生中能做好的事情十取其一,我们不可能因为某一件事情我们做不好或者没最好就选择不做的,在我们没有付出更多的努力之前,轻言放弃是不能被接受的」。甚至举例「如果爸爸因为自己赚钱不如别人多,工作做得不如别人,就不去努力工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工作赚钱的话,我们又怎么会有现在的生活呢?」。在还没有展开之时,车子已经停在了学校门口马路边了。

送他进入校门口,看着他背着沉沉的书包,左手拿着饭盒,右手提着又大又沉的次中音号的箱子,慢慢地走进教学楼。等我回头开始往车上走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有点太过于上纲上线了,对于一个三年级的娃儿来说,会不会有点过于苛责。继而想起了自己上高中的时候,最喜欢的学科是语文、英语和生物,这三科我基本只需要靠我的记忆力就能拿不错的成绩,而数学和物理就敬而远之。上了大学之后,抗拒学习编程,开始找工作,校面试招被群硕、腾讯和阿里淘汰后,拿到超图的 offer 之后就再也没有试图再去寻求更好的机会。走上工作岗位后,一直选择了最简单的 996 苦逼创业模式,没能走出自己的舒适区。难道这不就是放大版的我家大娃吗?想到这里,坐进车里我就给老婆播了一个电话,简单把儿子对于管乐团的情绪描述了一下,交换了一下简单的看法,说是晚上再跟大宝聊聊看。

大宝今天集训完回家后又有点发烧了,回家路上的我还不知今天孩子妈妈跟孩子之间的沟通咋样。但是我似乎有点释然了,但是还是想提醒一下大宝「有的时候就得扛一下」,其实更多是说给自己听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