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流感包围的周末

刚刚洗了一个痛快的热水澡,嘴里含着润喉糖,打开了电脑。实际上没有啥特别想写和特别想说的,就是想让自己从生病的这种颓了吧唧的状态中走出来,毕竟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周了,23 年就剩最后一个月了,大家都要准备开始写年终总结,做年度复盘了。

生病让人感觉到脆弱,很容易出现意志软弱的情况,尤其对于我这种怕疼怕吃苦的人来说。周六早上起床,老婆说让我揪一下痧,就是用食指和中指夹着某处肉皮,然后往外扯扯出一道道血印在皮肤外。然后她自己不下手,委托我妈来动手,最终因为我怕疼,整个揪痧的过程只进行了不到三分钟,不过确实揪出了一长条又黑又紫的血印(这在我妈和我媳妇眼里,这就是揪痧有效的表现,没有痧的人揪也揪不出来,揪出来也不明显)。

我个人对于揪痧有没有效这件事情倒是没啥想法,只是单纯地不太相信它的疗效,尤其不相信其在我身上的疗效,因为那玩意儿太疼了,小时候我奶奶和我妈妈都试图对我进行土法揪痧治疗感冒,最终都因为我叫得太惨像杀猪而放弃执行到底,所以我从小到大并没有被揪痧治疗成功过。不过我这个怕疼啊,我感觉是有点过于真实了,我妈说我从小怕疼,我弟从小不怕疼,我记得我弟弟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夏天曾经被人拿那种长把伞的伞尖扎穿了整个脚背,他就这么流着血走路回到家告诉我妈,然后我妈再带着他去找诊所大夫做的包扎。相较而言,我确实太弱鸡了,每次感冒我的症状看着也是最严重的,然后哼唧时间也最长,感觉比别人感冒痛苦很多。我想如果现在发生战争,我要是被抓了,可能真的会第一时间做了汉奸。

生病的这几天,在家里基本上几件事:

  1. 瘫床上刷微信视频号;
  2. 躺沙发上吃水果;
  3. 坐餐桌边吃饭;
  4. 偶尔看会儿书;

原本周末需要送娃上培训班的活都让也还在咳嗽的老婆给承担了,老婆上周去马来西亚出差,周五刚刚回来,感觉回家两天咳嗽症状还严重了,有点向我看齐了。原本难得的周末这么大块的时间,感觉可以多看点书干点正事儿来着,即便躺在床上也能看点有营养的东西不是,毕竟咱们家不大,书可不少,我家大儿还说「我爸收藏了一整套鲁迅全集,都没拆封呢」。

所以啊,从骨子里,我就是个极为普通的人,怕吃苦怕疼,对自己要求不严格,没那么上进,能刷会短视频干嘛看书啊,不累的慌啊。这么一看,好像自己现在混成这个普通人的样子也没啥不应该的,都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