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的费解之处

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的起事地点大泽乡在现今安徽省宿州,而他们率领的闾左贫民(古时以二十五家为一闾,居左者为贫,居右者富)被征发屯戍的地点渔阳在现今的北京密云,这之间差着多少公里呢?在百度地图上进行步行导航的结果是这样的:

宿州到北京导航线路

全程 800 多公里,这是现在的路况,全天不眠不休 24 小时地走,需要持续走 9 天 16 个小时,因为一场大雨耽误了,然后就下了一个结论—我们已经不可能按时抵达渔阳了,好歹都是一死,何不揭竿而起,兴许还有一分生机。这个逻辑真的好屌啊,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陈胜这个人其实早都想造反了,虽然不知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是在他起事之前就说过的,还是他起事成功以后臣下帮他杜撰的,不过从这句话里我们能读出这厮的野心不假。

也就是说陈胜这哥们早都想造反了,刚好这会儿让我当了这些被征用的守备军的屯长,虽然不是啥实际的官职,就是个领头的,但起码在行军的过程中这帮人总会听我的吧,然后再来点小魔术啥的(鱼肚子吃出来写有文字的白绸,晚上有鬼狐叫这种事情我们会告诉你是安排好的吗?),尼玛还愁这帮被压迫得已经快变态的贫民们不听话吗?

索性趁着这会儿暴雨延误的机会直接反了得了,否则正常的思维方式荡然不会直接生出『反正延误了也是一死,不如揭竿而起』这样的想法的,试想一下,大雨只要不是下了一整个星期,我想这么远的路程,如果日夜兼程地赶路的话,还是有可能在限期之前赶到的吧。

虽说这次起义有的很是率性的感觉,感觉就是来一场说反就反的革命,完全没有什么周密的计划等等,但是就这样还能『天下云集响应,嬴粮而景从』,马上就集结了六七百辆战车,千余骑兵,数万兵卒,成功攻占了陈城(现河南淮阳,这座城曾做过楚国三十七年的国都,直到楚考烈王迁都至寿阳为止),成了陈王,而陈城中又有很多旧楚的亡国士人还有才干,例如武臣、张耳、陈余和周文等人,皆是当时天下的名士,这些秦时的亡楚人是最命苦的,跟秦的仇怨也最大。当时有这么一句话: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意思就是说哪怕天下就剩三户楚国人,最终把秦干掉的也会是楚人,表明了楚人在对秦的敌忾之心无比的强烈。所以照理说得了这么一帮对秦国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能人,应该能把这革命事业搞得风声水起才对啊。可是事实再一次说明农民起义往往总是虎头蛇尾,秦国大将章邯在函谷关大败陈王的义军之后,直逼陈城,陈王陈胜被自己的驾车侍者杀了,陈胜在王位上总共待了仅仅六个月时间。而自称假王(副王)的吴广因过于傲慢,被自己的将军田藏给杀了。

不过他们倒是点燃了天下众多能人异士在长期高压之下无处宣泄的革命之火,这是刘邦和项羽开始登场了,事实证明这俩出身相对来说更有些来头的人,自身的素质也更高些,最终事情也闹得更大了,成为了真正的亡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