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点点滴滴

点点滴滴便是点点和滴滴是也

CentOS 64位机器安装配置Jenkins集成编译Android项目

之前一直想在公司搭建一个集成编译的环境,一直没能成行,这次终于着手去做了,发现之前的Hudson已经演变成了如今的Jenkins,关于Oracle跟各个开源社区以及其他厂商的一些关于商标的纷争真的很有意思,我觉得未来有可能的话,真的可以专门写一些关于这个话题的东西。具体可以参考wikipedia上的介绍

因为Jenkins是基于Java Servlet实现的,所以需要依赖于某个Servlet Container来运行,我选择的是Apache Tomcat。Tomcat也是基于Java实现的,那么开始第一步吧。

第一步 安装SDK

自行下载JDK,安装配置环境变量,如下:
[bash light=”true”]
export JAVA_HOME=/usr/local/jdk1.6.0_29
export PATH=$JAVA_HOME/bin:$PATH
export CLASS_PATH=$JAVA_HOME/lib/dt.jar:$JAVA_HOME/lib/tools.jar:.
[/bash]

第二步 安装配置Tomcat

下载tomcat安装包,直接解压,配置环境变量:
[bash light=”true”]
export CATALINA_HOME=/root/apache-tomcat-7.0.33
[/bash]
在CentOS的/etc/sysconfig/iptables配置文件中加入规则:

-A INPUT -p tcp -m state --state NEW -m tcp --dport 8080 -j ACCEPT

通过$CATALINA_HOME/bin/startup.sh启动tomcat,找个浏览器试试能否访问,http://your_centos_server_ip:8080

确认tomcat能正常访问之后,开始第三步

第三步 安装配置Jenkins

Jenkins的主页下载Jenkins的war文件,将该文件拷贝至$CATALINA_HOME/webapps目录下,tomcat会自动将war文件解压并部署,找个浏览器试试能否访问这个地址 http://your_centos_server_ip:8080/jenkins,如果可以的话那么Jenkins就算是部署好了。

第四步 配置Android SDK和NDK环境

这一步可能会稍微多一些,可以参考我的这篇文章,CentOS 64位机器配置Android SDK和NDK环境

第五步 创建一个Jenkins的Job

完全按照Jenkins的提示和帮助一步步进行下午,非常简单。

  1. 给Project设置名称
  2. 配置获取最新代码的方式,Jenkins目前自带了CVS和SVN的插件,如果你的代码是通过git来管理的,只需要安装一个git的插件即可,Jenkins有非常丰富的插件,Jenkins => Manage Jenkins => Manage Plugins,进入插件管理页面,打开Available的Tab页面,在Filter中输入git,然后找到 Jenkins GIT plugin,勾选前面的复选框,之后点击页面下方的Download now and install after restart,让它自己安装然后重启吧,重启之后就可以配置通过git来获取代码了
  3. 设置编译触发器规则,应该是完全和Linux cron的规则一致,可以google之。
  4. 配置如何编译方法,在服务器上我们肯定是脱离ADT环境的,通常我们会使用Ant来进行编译,自行下载并配置Ant的环境变量,确保ant命令可以正常使用
  5. 先通过android命令更新当前需要编译的项目,确保ant能找到正确的sdk路径和其他的配置,需要编译release包的话,可以在project.properties中配置好用于签名的keystore文件,具体可以参考这篇文章,然后在Jenkins中配置shell中输入 android update project -p $WORKSPACE -n 工程名 -t 编译目标
  6. 配置Ant编译目标为release
  7. 点击Save之后,回到Job的首页面,点击Build Now,开始编译吧。可以通过查看Console Output来看所有编译的输出信息,有错就一一排查吧。

2011年不完全回顾

2011年是史无前例的一年,也是全然新鲜的一年,史上没有哪一年跟2011年一般,因为历史上只会有一个2011年,我这一辈子中也只有一个2011年,所以我对每年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当你们在我死命地拽着你的尾巴的时候,你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我,我当然还会是以前那句话“2011,我草你大爷的,我他妈真怀念你”。

2012已经快尼玛过去半个月了,我终于能腾出手来写点东西了(其实这么说真他妈的矫情,感觉我很忙一样的),其实我真不算忙,因为我每天还能有半个多小时能刷刷腾讯微博,能跟同事蛋逼半个小时,吃中饭晚饭还尼玛要费去俩小时,拉屎睡觉费掉的时间也不少,在虾米上听歌耗掉的时间就更多了,其实每天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搞毛线,只有极少数的时间是全心全意地在工作,工作绝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写代码。

2011是一个特殊的一年,因为这一年我有了一些角色的小小改变,以前自己一个人写代码,只需要自己搞定自己的事情就OK了,2011年我们的郭英同学加入了Android团队,从完全不熟悉Java到如今能完全独立地完成一个功能,我们的郭英同学进步不算慢,虽然郭英童鞋的代码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例如:。。。,还是不要说啦,其实这些问题大家都尼玛有,慢慢地会好的,郭英童鞋,我看好你哦!

2011年,喜讯天天从0.4.0 Beta 到 喜讯天天0.6.2 Beta,画说Android版本从0.1.0 Beta 到 0.2.6 Beta,经历了21个版本的发布,平均一个月1.75个版本,工作强度自然不消说了,因为喜讯天天和画说Android版本0.1.0 Beta到0.1.12 Beta版本我是Android客户端唯一的程序员,郭英的加入确实很大程度上减轻了客户端开发的工作量,这可以算是2011年公司的一大收获,因为郭英童鞋非常非常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喜欢钻研东西,不过好像郭英童鞋对于客户端编程不是特别感冒,跟我当年的情况比较相似,对自己目前从事的技术总是不能提起十二分兴趣,对于其他的一些新技术或者对自己来说很新鲜的东西倒是非常非常的感兴趣,关键是郭英童鞋还是个文艺青年,受不鸟啊,技术组经常被他hold住,木有人人能接上话啊,有木有???来首古诗尼玛谁能接上啊,有木有???

Android开发中碰到了很多的问题,有一些解决了,有一些灭有(这是废话),跟设计一起的合作更顺利了,也开始在推动一些事情了,不过效果不好,可能是自己主动性还不够吧,再接再厉咯。

o(︶︿︶)o 唉,写到这里吧,刘琪,你大爷,赶紧下班回去啦,哥等你等得都犯困了,你妹啊~

健康,别走

曾几何时,我也曾挥洒泪水在湘江之畔岳麓山下中南大学的塑胶绿茵场,场场满场跑(其实我只是一个后卫啦)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得如此痛快,青春已经渐渐褪去,生活的担子慢慢地沉重了起来,生活尼玛才不管你丫的有木有做好承担的准备,你丫能不能接住,Who care ?

离开校园两年多了,常常会想念校园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有宿舍的深夜扯淡,有男生扎堆的黄色笑话交流,有窝着看的AV,更有年轻时无所畏惧的强健体魄。成为办公室马铃薯的两年间,自己的产出甚微,在超图待了一年多的时间,正式进入到项目一年,写了一些代码改了一些Bug,算是给SuperMap Objects Java 6R贡献了一些些数据转换模块的代码和自定义控件的代码,至于平时的修修补补工作更是不值一提啦。来到喜讯一年多了,还记得自己是2010年5月18日,正式来喜讯上班,当时我是2010年5月17日从北京超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研发中心离职,立马来到喜讯入职。期间没有离职休假,也没有旅行,直接的工作状态切换,非常干脆,看起来就想是移花接木般的直接嫁接。

在喜讯的一年多时间里,经历了几个产品,从《黄金矿工》开始,在《喜讯分享》中跌倒了,在《喜讯天天》中历练,在《画说》中成长,如今依然在《画说》项目中前进,项目中也进来了新的同事,开始能分担一些工作了。伴着自己职业道路的继续,在自己编码素养上的提升是最为明显的,明显得犹如自己日益加粗的水桶腰,明显得犹如自己由每周剧烈运动5小时以上剧减到每周轻微运动时间不足一小时,生活带给你的改变其实还远远不只这些你能看到的。

去年,歪歪的母亲,我们一群人可亲可爱的歪歪伯母检查出有肺癌,当时就几乎击倒了我们一贯坚强的歪歪,不过还好发现得较早,目前已经完全治疗完毕,伯母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只是不似以前那般健朗了,如今歪歪刚刚添了一个千金,明年春节回老家摆喜酒,希望这些喜庆能给我们可亲的伯母带来更多的欢乐,而忘却曾今的病痛吧。

今年年中,听刘琪说起他的一个发小,家中突生变故,父母双方都被查出有重病,父亲更是癌症,母亲的病也需要做脑科大手术才可能完全康复,他的发小还是一个军医,家中境况也才是刚刚才装好,突生变故将全家人打入冷窟,家中的担子差点就要将他压垮,幸好他母亲的手术十分成功,目前应该已经完全康复痊愈,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只能唏嘘感叹和祝福祈愿。

我们的ZZM这两天也在发愁,母亲查出重病需要钱来动手术,家中目前境况又不太好,只好四处借款,我们这些刚刚毕业不久的又穷又苦的大学同学义不容辞地需要伸出自己的手,尼玛能帮多少是多少啦,可怜的我才发现自己从毕业到现在,身上从来都没有一分钱积蓄,总是一年一年光一月一月光,从未给过家中半毛钱,自己依然过得不能算是萧条落魄,但也是将就将就得过且过。如今他人需要,自己却很是无奈的表示自己只能力所能及,“艹,这尼玛就像吃了个苍蝇一样,you know ?”。

看到刘琪、ZZM的QQ签名都提到了健康二字,突然发现自己两年多以来,我们不求物质上有太多的收获,当然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收获,在职业道路上的成长其实究竟有多大,还待积年之后再回首吧,但是我们失去的其实已经可以看到了。今天去慈铭体检中心体检,最后做了一项彩超,医生告诉我左肾囊肿,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也不太明白那是个什么概念,也没有主动问一下医生需要做些什么,医生可能看我也比较二逼,竟然不发问,也就做了闷葫芦不说话,完了我就提裤子出来了。回到办公室,发布完版本之后,简单查了一下,发现肾囊肿倒并不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心中悬着的石头也就下来了,等体检结果出来之后到时候再去医院确诊一下。

连续的一些事情让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健康已经慢慢地在溜走,我热爱生命犹如我每天都要吃的米饭,犹如我每天要呼吸的空气(虽然我痛恨北京的空气),犹如我每天要喝的水(其实北京的水也很难喝啦),我当然热爱我的健康,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那都是一件如此令人幸福的事情,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幸福的人,我想我们是需要一些行动的,可是我们究竟要如何开始行动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已经意识到了,那么我想我还是需要想办法来避免这个问题的。身体是自己的,谁都给你挣不来,你可以挣到各种东西,也可以挣到健康,恰当地舍弃一些吧,合适地追求一些吧,健康其实并不讨厌我,我也很爱健康。

迷失的上半夜

博客好像已经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做过更新了,至于为什么我想完全没有必要说过来说过去,就是没有更新咯,反正这个地方就是我自己的,我想什么时候更新就什么时候更新咯,什么时候写不出来或者不想写,又或者写出来了又删掉了,这也没有什么问题,反正千金难买我乐意。

过完年回到北京,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事情做,那就是每天晚上回家睡觉之前一定要在本子上写点什么,不管是什么,闲言碎语各种东西。到现在也写了一个多月了,发现好像绝大部分都是在凌晨3点以后写下的,好像每天的开头都是“今天回得有点晚”,这种现象其实从年前大概11月份已经开始了,持续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是凌晨下班的,绝大部分时间是在一点半以后。创业总是会有一些特殊的时期,如今正处于创业初期的我,需要学习的东西还非常的多,需要去做的事情也是非常的多,项目的进度完全取决于个人成长速度和编码的效率,那种感觉目前还是头一回,不过直到目前为止,感觉还算良好。

其实编码的过程更多的时候并不是非常的顺利和快乐的,其实写程序有点像孕妇怀胎,分娩是痛苦的,之后是很幸福的。代码编写的过程如同怀胎十月,需要做足功课,当然目前我对于怀孕和妊娠这些概念还是比较生疏的,不过大体上我知道整个过程中需要付出很多而且要非常的小心谨慎,其实代码编写的过程中也是如此,只是代码是可以调试的,而生命是容不下调试二字的。在喜讯的这些日子里学习到了很多的东西,在这里有比较宽松的工作环境当然也有非常的压力和机会,一个工作经验尚不足一年的我已经独立承担了两个产品客户端的程序开发工作,目前两个产品有一个早已发布,近期发布了一个《喜讯天天》,工作量不大不小刚刚好,压力稍微有点大,当然这个跟自己经验太少有着直接的关系,其实项目还是很小的,只不过自己暂时还没能完全承担下来。

写着写着,其实我已经不知道我想写些什么了,所谓的迷失的上半夜,其实大体的意思就是我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夜晚,只有凌晨归家之后疲惫地迅速入睡,生活相对简单和紧凑。其实我的性格是不大适合如此这般生活的,我对于作息时间有着非常强烈的规律感,可是如今我的生活没有太大的规律,除了每天都是8点半起来的,其他的规律都是浮云。上半夜的迷失伴随了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创业的懵懂和冲动,对于未来和理想的追求,抑或是对于北京如此这般高压力的畏惧,对于财富的渴望对于技术的迷恋?其实我一向不是一个愿意穷根究底的人,可是最为一个程序员需要拥有这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和性格,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其实也许自己心里很明白,但是不知道如何表达罢了。我想其实每个人都在迷失,有些人迷失在上半夜,有些人迷失在下半夜,甚至有些人迷失在晨阳高升的清晨。生活势必会有各种迷失和纠结,就像我写的这篇文章,我个人就认为写得很NB,虽然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小学老师时常告诉我们写作文一定要有中心思想,全文的展开一定要围绕中心思想。好吧,我承认我是SB,我TM写的本来就JB跟浮云一样的,为什么需要有JB中心思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