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0年01月

敢吗?

这是飞猪老师的一本设计的日记书,形式和《读库》老六倒腾的 NoteBook 有异曲同工的味道。是自己很喜欢的味道和风格,我们敢于向自己发问吗?我们总是在生活中跟某某人说道“我敢**,你敢吗?”,其实我们一直都很胆怯,胆怯到不敢向自己发问,如果有一天你每天向自己问一个这样的问题,你的回答不会迟疑,肯定的说“敢”。那么你确实已经很超脱了,为什么我们总是不敢这个不敢那个呢?是因为我们从小被教育成为乖乖男/女了吗?我们不敢打破别人给我们带上的紧箍咒吗?是的。

我们确实不敢,我们不敢让自己的身体受罪,不敢让自己活得有风险

  • 第 52 周— 不忘革命本色,忆苦思甜七天,敢吗?不开空调,不开暖气,不洗热水澡,不使用电灯,不开车、不打车、不乘坐公共交通,你敢吗?我们已经习惯了目前生活中拥有的一切,我们每天上下班,乘坐公交或者出租,甚至开车,公司里头有空调和暖气,下班回家一个热水澡,再来点音乐和电影,如果有男/女朋友或者老婆/老公的童鞋们还可能有些 XXOO 的课外活动。生活不一定惬意,但是我们会觉得很自然,自然到我们都不曾想过要尝试去打破一些常规。一旦打破常规,我们将承受很多肉体上的不适,我们都不曾想。
  • 第 49 周,篡改你公司的 LOGO,并将其作为邮箱的签名,你敢吗?KFC=>FCK,JUST DO IT=>JUST DID IT,CISCO=>DISCO 等等,你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我想有过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我就曾经有过,SuperMap=>SuckerMap, 记得公司入口处的 LOGO 牌有一次有个字母掉了下来,大家可以随意将掉下来的 p 随意放置在任何一个其他字母的上方,我发现每次我经过 LOGO 牌时,P 的位置都是不同的,摆放的方式更是千奇百怪。我想大家的 YY 也就到此结束了,谁又曾敢将其作为自己邮箱的签名呢?
  • 第 27 周,给本. 拉登写封信,发送到 Osama_bin_Laden@CIA.gov. 当然这存在一定的搞怪成分在里头,可是关键的是,我们有过这样的想法吗?我没有,不过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里头还有很多很多你不敢做的事情,更有你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么@flypig 老师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呢?还是仅限于个人设计理念的体现和传播呢?我想作为一个个人色彩非常浓重的日记本确实能说明一些问题,@flypig 老师肯定有想说的,博客上,twitter 上,诸多活动上。我想飞猪老师可能就是想通过这个日记本告诉大家,我们其实可以更放肆一些,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头顶上的这片天空,我们可以看到晴雨变幻,也能看到彩虹,关键是你在什么角度去看。适时地作出改变,并且追随你作出的改变,持续 52 周,也许明年近日,你的想法,你的履历,你的生活,你的世界和去年可能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不仅仅是年岁大了一轮,更多的是经历了诸多的不同。一年 365 天,我是活了不同的 365 天,抑或是活了 1 天+364 天的 copy 的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

从现在开始,记录每天发生的不同,臆想中的不同,直至敢于去作出改变,突破小巷,来到十字路口,看着周遭飞快的车流,我们不能只是做一个交通指挥员,机械地摆动双臂,看人来人往演绎不同的故事。也许我们也可以投入车流,拐上一条无名小道……

又一次旅行

This is  a journey across the 2009 and 2010.

31 日下午,跟公司领导聊了挺长时间,主要是关于自己的一个同学兼同事离职的事情。领导可能觉得同事的离职将会对我的情绪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当然领导是对的,影响确实存在,而且也确实有不良的,当然也存在正面积极的作用。谈了好一会,看似达成了一致,“我暂时不会离开公司,对公司的前途看好,对自己的前途未卜,一切走着瞧”。

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节假日前的工作日提前两小时下班,待我跟领导从会议室出来之时,那位待离职的同事已经等了我好一会了(目前正在办理离职手续,该童鞋与我同租一套房子,大学室友,挚友级别)。收拾完毕,与童鞋一起出公司,买了点食物和饮料,上公交,挤地铁,进站,候车。

来到北京西站之时,还只是 18:00,从包中拿出最近正在读的《长尾 2.0》开始这无聊但安静闲适的候车。时间到了上车,人不算多,找到地儿坐下,再次把书掏出来,继续… 书读完了,没得看了。睡觉吧,遂迷迷糊糊地开始睡觉,期间醒过很多次,又重新睡着了很多次,斜对面坐着几个人,很是能侃。参与讨论的主要有,一对情侣,两个陌生女生,两名陌生男子,先是从地域聊起,因为现在是节假日,车上同行的人多是回家省亲之类的。故而绝大部分的乘客均是南昌人 (Z67),这六个人之中就仅情侣中的女方是山东人。地域最大的差异一是天气,二是饮食,三是人。就这样天南海北地胡侃了很一会儿,大概侃到了凌晨 1 点半的样子 (九点多开始侃的),而当时我手上也没有什么可以阅读的东西,移动设备就一个能接发信息和接打电话的古董手机,实在无聊之际,听听别人的闲侃也是很不错的,偶尔还能跟着乐一下呢。听着听着慢慢就犯困了,摇摇晃晃地睡了一路,快到南昌了。

窗外开始有点蒙蒙亮的感觉了,快 7 点了。天气阴霾,不见太阳,但是能清晰地看见铁道两旁的稻田中萌萌泛绿的油菜苗和红花苗,有些地就是这么荒着,但也多少有点水草,长势良好。顿时,感觉嘴里全是冬日田野中泥土的味道,想起小时候的这个时候正是下地里挖泥鳅的时候呢,掂个小桶,抗把锄头就出去了,弄得浑身是泥,回来的时候桶里也就一巴掌能数得清的那么几条小泥鳅,这时母亲又会开始唠叨“让你们出去闹,我都懒得给你们洗衣服”,然后一边还在数落一边已经把衣服放到水桶里头,拿出去洗了。

我喜欢南方的泥土,喜欢南方的水,更喜欢南方的雨,我的爱人在南方,我的哥们在南方,我的家在南方。我喜欢能扎根南方的感觉,喜欢能在夏日深夜,听见窗外蛙叫虫鸣,喜欢能在夏日雨天,听见老房子上雨水敲打瓦片的声音。

来到北京,实为不愿,更是无奈,如今北漂已有半年有余,不觉太累,也不觉有甚幸福,收获不小。我爱我的家乡,更爱我的家人,能跟家人生活在同一个节气中,感受同样湿度的空气和阳光,总是让我觉得很是幸福。我想我总是会离开的,北京,我不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