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理想吧

离开校园快 5 年了,记得还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不时地会畅想一下未来,虽未必在谈理想,起码也算是年少时美好的憧憬吧。

曾经跟宿舍好友们,坐在学校旁边小吃街的小餐馆里头,喝着冰啤酒,吃着长沙火辣的家常菜,不少个夜晚,跟不同面孔的同学,纷纷表达过自己对未来的各种憧憬,也有对未来未知的一些恐慌。

如今,回头看看,还是蛮有意思的。曾经讨厌写程序的 GM 在毕业之后加入南方测绘公司某旗下子公司,在两年之内成为了研发部门的中坚力量,每日与代码厮磨。我们最可爱的班长– 猪头,在成功完成了保送的硕士研究生学业之后,如愿以偿地回到了福建厦门,虽然离他回到老家罗源还有一点距离,但是也算是圆满了。我们的亢芬同学,更是在一年之内终于成功嫁给了一个好老公,成为了光荣的军属。赵姐和赵胖的爱情结晶更是健健康康地来到我们身边,虎头虎脑的甚是可爱。偶像思麦如愿以偿地成为了自己一心想成为的游戏开发者,不知到偶像现在是否依然热爱和享受着制作游戏的那份快感。老比终于打破了这四年来我们一直的疑惑,选择了离开 GameLoft 前往深圳再次创业去也。刘琪最终没能持续做游戏,与我在喜讯相伴两年之余后,离开加入了 Tencent 大家庭,工作之余从未放弃为我国 GIS 行业的互联网化做着实际的工作和思想上的探索。而我,依然还在喜讯这个集体中,辛苦并坚持着。

曾经很多次跟同学聊天,有大学的同学,也有高中的同学,甚至老家的发小,都曾经问过我类似的问题,你们怎么这么辛苦?都这么些年了,你图什么,得到了什么?

首先,我在喜讯这几年确实很辛苦,工作时长平均每周 70 个小时以上,这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说句难听的话,这说起来都是泪啊。
其次,我在喜讯这几年,目前得到了所有我应该得到的,公司给予我的跟我为公司做的,我认为是对等的,甚至公司给予我的多于我目前所创造的,未来会更加平衡一些。
最后,我图什么,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自己图的是什么,只是这一路走来,自然而然就成了现在的状态。

回到标题,谈谈理想。

在我们曾经年轻的日子里(貌似我现在也还没老哦),我们都曾美好地憧憬过未来,寄予美妙的幻想。我也曾多次问过自己,我的理想是什么?回过头看自己这 26 年里,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貌似除了写作还真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在自己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曾经梦想自己有一天能著书立作给别人看,除了这个一直保存在内心的小愿望,还有就是有一颗较为强烈的成为有钱人的原始欲望的心。也许是因为从小,家中家境一直不算好,在老家父母二人就是普通的农民,只是父亲自己年轻时候比较愿意学,也确实学过几年木工,所以父亲在老家还算是有一技之长的木匠,家中有我和弟弟两个孩子,父母辛苦大半辈子还算顺利地让我俩都大学毕业了。但是家境并没有因为我和弟弟二人的毕业加入工作之后顿时好转起来,只是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捉襟见肘了。正是出于对现实生活很多不确定因素的恐慌,以及多年来看着父母因为物质条件从未能真正地享受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即便如今,二老在家依然劳作,说是趁着自己还能干得动,需要给我们攒点钱,能给我们减轻一点负担算一点。当我每次听到父母这番话时,作为长子长孙的我,我只有一个想法,我要让这个家庭不再那么穷。穷是一个很搞笑的字,看起来就像一个人在天底下,很用力的干活。穷人的姿态也许就是这般吧,我的爷辈,父辈,包括我自己,也许都会一直在天底下以这种姿态长时间地存在着。

不过,我跟我父亲一样,我们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付出,总会有所回报,我的父母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将我跟我弟弟送入大学,而且从未让我和我弟弟在生活上感觉到非常的困窘,他们真的很了不起。我想我起码应该在我父母给我创造的基础上,延续我父母的成就吧,也就是确保我能给我的后辈一个更好些的基础。多么原始和简单的欲望,纯粹就是出于本能的欲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个欲望支撑了我很久,直到现在这个依然是我愿意付出我所有努力来达成的首要目的。

作为小学生的我,初中生的我,高中生的我,大学生的我,从未想过自己将来会成为科学家,警察,军人等等,唯独曾经梦想过的就是成为一个可以写作给很多人看的人。如今作为一个程序员的我,过得也非常开心。我有一个非常理解我的女友,有一个非常支持我的家庭,有一份我觉得满意的工作,有一群我觉得可以托付的同伴,真的很难得。

理想很多的时候感觉像是奢侈品,可望而不可及。跟身边很多的人都聊过类似的问题,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哪儿来的理想啊?”,大家普遍都会谈到很多现实的问题,然后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自己即便是有理想,那都是空想。其实从侧面来看,其实每个人都是有理想的,只是大家通常认为因为现实的各种压力,我们已经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当然我也不能免俗,我也经常这么认为,认为自己不可能实现理想,甚至都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理想。只是在随着社会大流,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成为一个社会最基层的建设者,默默地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亮,兴许会被人发现,当做一颗璀璨明星,兴许就如此慢慢黯淡下来。

现实诚然如此,在成长的路上,我们看到了很多风景,总是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如此享受此般美好,殊不知时间的美好就只有那么多,人人都想拥有,谈何容易。所以我们说要奋斗,只有奋斗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才能让自己站到人生的塔尖,看到更多更美的风景。于是,就有了很多个奋斗之后享受成功喜悦的梦。我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梦,很直接很直接的梦,梦想有一天自己所在的创业公司能上市,自己作为初创团队的一员,在公司上市之际直接晋升到塔尖。WTF,多美美妙的一刻啊,此时站在塔尖望着下面还在为我此时享受的这一刻奋斗的人们,多么的惬意啊。

成功变成了我们的梦,我们的理想呢?我想即便到了那一时刻,其实离我儿时唯一的理想还是很远,我完成了自己的一个期望也完成了一个作为家族长子所背负的期望。也许那个时候我也会很快乐,可是谁知道呢。

在喜讯创业已经 3 年有余了,成功的影子慢慢显现,但是能否最终成真没有人能说得清。只有靠自己的努力,靠一众兄弟姐妹们的努力,兴许可以成功。喜讯的成功是不是我的理想?我想在目前的阶段里,这肯定算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目标,但是远谈不上理想。创业成功对于有些人来说是理想,对于我而言是手段,这是我摆脱经济困境的唯一手段,我为此会付出所有我能付出的东西。获得成功能让自己获得经济自由,是否我就会开始寻找儿时的理想呢?其实我也不知道,儿时的理想如果真的有如此强烈的话,也许我现在已经开始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了,可是我没有。

所以有的时候我就在想,其实理想可能真的跟初恋很像。很刻骨铭心,但未必会是最终的相守,她永远会占据你内心的某个角落,偶尔还会跳出来给你带来一阵阵的瘙痒,让你阵阵地感怀。时间一过,所有一切如常。

也许我真的没有什么理想,有的还就是短时间之内的各种目标,结婚,生子,赚钱,养家,等等。坚持自己有一个理想,无非是想偶尔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的俗不可耐,给自己脆弱而又自负的内心些许救赎性的安慰。告诉自己,这些丑陋的社会现实,这些完全不能理解我的人们,他们不知道我内心想要的是什么,我做不好这个事情其实是因为我的理想根本就不是做这个事情,我要做的是更美好更高尚的事情。多美好的理由啊,还是允许像我这般渺小的人类拥有如此可笑的理由吧。

放下那个远大而崇高的理想吧,回到地球上来,为现在能努力做到的事情多尽一份心,多出一点力,踏实走每一步路,也许哪天真的会跟那个理想再次重逢,就跟结婚多年以后与初恋重逢那种释然的感觉,两者相视而会心一笑。

  • 你的春哥~

    是我们把“理想”神圣化了,其实他原本的含义只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而这个随着你的成长,总会被不断的调整。理想只是理想,生活就是生活,想完之后我们总归要回到现实生活。ps:小理想就算是小情趣吧,这个我相信你有这个水平,著书立作之后,我必珍藏一本~

    • 谈不上著书立作啦,也就是小时候感觉能写文章的人很牛逼,其实我现在觉得能参与一个很好的项目,一个能恩泽后人的项目(不论是什么具体类型的项目),我也觉得蛮好的。我想我还是先写好程序吧,理想确实不应该被搁置在内心的“神龛”上,还是应该回到显示的脚踏车后座上,这样多么轻松和惬意啊,一路同行,有梦最美,理想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