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创业

如今来到喜讯已经整整三年了,这三年中经历了很多,也有很多的感想,期间也跟很多的朋友一起沟通过这个事情,有现在依然在喜讯共事的,有离开喜讯的,还有喜讯之外的一些朋友。

创业这个事情,在被各种媒体包装渲染之后,会让人觉得创业才是一个对事业有所想法的人的终极追求,如果能做到连环创业似乎会更被追捧。我并不知道这样的现象是好还是坏,因为在我没有加入创业团队之前,我也是每天看着这些报道,自己也会做创业相关的梦,也正是有这样的梦,我才来到了喜讯。

==== 分割线 ====

2010 年 5.1 劳动节后,刘琪加入了喜讯无限(北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这里使用公司全称,我想说明的是从我加入公司之前,公司在法律和实质上都已经存在了。刘琪是我的大学室友,毕业之后我们依然是室友,在喜讯之前他在金山软件北京烈火工作室写代码。在他加入到喜讯之后,我那会儿正好在学习 Android 方面的东西,然后喜讯创业的方向是移动互联网,刚好公司需要有做 Android 的人,建议我去看看,在我一番矫情之后,请了半天的假去做了一个简单的面试,面试过程中老大和阿甘分别跟我聊了不久,老大就跟我聊了一些关于自己职业的想法(我记得当时说我三年到五年的目标是成为一个产品经理,那个时候产品经理还不是一个每个用微博和微信的用户嘴里的名词),老大追问了几句关于我关于产品经理所需要的素质和所需要做的事情,然后就聊开始聊了一些人生和编程的事情,因为老大曾经也是程序猿,所以就编程这个事情展开聊了不少,不过并不涉及实际的技术问题。之后是阿甘跟我聊,聊得最多的就是关于 Android 如何基于 Linux 通过 Java 将各种接口暴露给上层应用开发者,恰好这是我在超图一直做的方向 JNI,所以聊得也还算顺畅。不过直到今天,我依然不知道我在阿甘那儿有木有过技术关。聊完之后,老大到电梯间我们聊天的地方,拍着我的肩膀说了句“兄弟,以后就看你的了。”。我就算是通过面试了,随时可以过来上班。

回到超图,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办离职交接,期间也跟很多同事领导都沟通过关于离职这个事情,由于自己性格上的一些特点,在公司待的一年时间里,我除了自己本职工作之外,还做了几件可能让别人认识我的事情,就是参加公司每年的技术大会作为后勤保障组人员协助处理了很多琐碎的事情,包括布置会场,整理礼品,准备午餐等等;参加公司元旦晚会演出,并出演了一个哑剧的主角,获得第三名;参加研发中心组织的运动会并担任了总裁判。为什么要在谈创业的文章中描述这么多在之前公司的一些事情,貌似还故意搞得自己蛮牛逼的,为何捏?其实我只是想表达我之前在超图过得还算不错,有人缘,能干活,分内分外的都做得不错,有人愿意留下我。那么为什么我选择了离职呢?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问题,因为在我到喜讯之后的三年里,我也会不时地问自己,为何在那个时候选择里离职,而且选择了继续留在北京加入喜讯创业。回答这个问题还需要另一个背景,那就是在我打算离开超图之前我并没有打算留在北京继续工作,我非常希望能回到南方的某个城市,特别是能去杭州加入一个创业团队,特别是想加入虾米网这个团队,我在打算离开超图之时也确实向虾米网投递了一份比较煽情和二逼的简历,他们木有人屌我。

现在可以开始回到我选择离职加入喜讯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我为何离职,第二部分,我为何加入喜讯。

第一,在超图待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里我掌握了如何使用 JNI 技术来包装由底层类库组的同事们写的各种 C/C++接口,通过 Java 层再将接口暴露给最终的 SuperMap Objects for Java SDK 用户。在这一年中,我学会了如何做事情,学会了如何与其他同事沟通,学会了如何写各种报告,开始学会了如何做一些简单的模块设计,这里需要感谢我之前的同事和组长。但是,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不久之后的我,我想如果我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三年之后,五年之后我就是他们现在的这个样子,即便我比他们更努力,比他们更有智慧也罢更有运气也罢,情况应该相差不大。我无法接受在三年之后或者五年之后跟我之前的组长和同事是同样的状态,这个话我记得我在离职的时候跟我的组长沟通过,这并不是说我非常看不起他现在的状态或者鄙视对方的能力和成绩,我只是不希望成为那样。每个人都可以有每个人的选择,尊重他人的选择,做好自己的选择就好。那么如何改变我当时的状态呢,尽量让自己不要成为我不希望成为的那种状态呢?当然最直接的方式是离开,可是离开不能解决问题,离开只能帮助我不在超图变成那种状态,我也许会在另一个地方变成那种状态。因为我一直有阅读各种科技博客和技术博客的习惯,所以我会接触了一些关于创业公司文化的话题和文章,在我刚刚毕业一年的时间点上,对于各种创业的新闻报道足以对我的判断造成影响,我会直接地认为创业团队必然文化会宽松自由,每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而且创业团队里头必然个个都是精英,如果我加入创业团队,假以时日我也会成为精英中的一员,因为我并不比别人笨,我也不比别人懒。抱着这个念头,我希望离开超图,加入一个创业团队,首先我选择向虾米投出了我唯一一份简历,结果是没有任何结果。

第二,在我有离职的想法之时,刘琪同学,我多年的好基友从金山烈火工作室离开了,加入了喜讯,开始创业。刘思家,我多年的好基友,在从超图离职后(他在超图时与我同组,我们背靠背坐着)加入金山烈火工作室后,在金山烈火工作室解散后,随部分人加入珠海西山居工作室,离开北京了。在刘琪入职喜讯之后,我们有过多次的沟通,多次沟通的过程中,刘琪对我传达了关于我们老大的很多信息,我觉得这个老大人相当靠谱,属于实干型和理想主义者,跟我个人风格非常像。我甚至自己有的时候都萌生过,妈的要是我也能加入该多好。可是那个时候,喜讯刚刚组建,所有人的研发重心还在 Symbian 智能手机上,我个人的技术背景中没有可匹配的地方。那个时候,刚刚好我开始真正接触 Android 开发,其实最早接触 Android SDK 时,我们还在中南大学南校区 13-225 住着,那个时候泡 JavaEye(如今已经更名为 ItEye)时关注过一段时间 LordHong 这个哥们的兴趣点,在那个时候接触过一些 Android SDK 的东西,但是没有真正做过一行代码的开发。说起这个事情,我觉得很有意思,直到我在 2010 年再次接触 Android 开发时,我才明白为何 08 年我折腾 Android SDK 时,那个模拟器一直在那儿启动,启动了 5 分钟以上都没有进入系统,那是因为我的机器真的是很烂,那个时候的模拟器效率也真的是很低,如果我尝试等了半个小时,也许我做研发的路线还真会有些不一样了。回到正题,在我投递简历给虾米之后,我已经打算提出离职了,但是还没有正式提出离职时,刘琪跟我聊到喜讯也正打算在 Android 上面做些事情了,然后他跟老大聊起过我,说让我过去聊聊。那个时候我不知是出于神马原因,竟然非常作地跟刘琪打起了官腔,说我都没有打算和考虑过这个事情,还不知道怎么跟公司这边请假,记得当时刘琪很气愤地说了一些话,大体的意思是“人家一个大 Boss 都愿意腾出时间来见你,你就请个假那么难吗?我都跟我们老大说好了。”其实,我当时一是没有底气,二是有点埋怨刘琪在跟老大沟通之前没有跟我说明事情,认定我非常想加入喜讯,其实那个时候我是有一点这个想法,但是并没有那么强烈。在被刘琪数落了一番之后,我也就想管他呢,去就去吧。第二天请假就去了,然后就发生了上面聊的关于面试的一些事情。但是这个还没有谈到,我为什么会加入喜讯,那么为什么呢?

首先,我认为创业会给我带来巨大的财富,这是我加入创业团队之前在各种新闻报道中所获得的一些认知,那时候我认为我只能加入一个创业团队,期待创业大成之后,获得巨大的物质财富。

其次,我认为老大是个靠谱的头,有可能带着我们这帮人取得不错的成绩。

第三,能加入一个新兴的行业做一些更有挑战的事情,让我有一些兴奋,而且团队的感觉还算比较好。

最后,在我想离职加入创业团队时,喜讯刚好出现了,我想这样算是缘分。

那么对于我加入喜讯是否就顺理成章了呢?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在大学毕业找工作时做过一次决定,没有跟任何人沟通过,那么就是加入超图。工作后,加入喜讯又是在没有跟任何人沟通过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这两个决定都是在我没有跟父母、朋友以及我的女友沟通的情况下作出的。我的父母在我上高中之后从未干扰过我做任何决定,至于我来北京工作,二老并没有任何的不愿意,只是会觉得孩子离家太远了,我女友只是觉得我并没有再去争取其他可能更好的工作机会,而只是得过且过见好就收,并没有在求职这个事情上做很大的努力。关于我来到北京工作之后,其实跟父母以及女友都有过多次沟通,都明确地表示过自己会离开北京,不会在北京待太久,很有可能会去杭州就业,女友和父母也都蛮支持这个想法,女友都想好了毕业之后如何去杭州就业的事情(那时她还在学校读研究生)。在我不告知他们的情况下,我又作出了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决定,就是留在北京加入一个创业团队,在当时还是蛮纠结的,包括跟我的父母和女后沟通都费了很长的时间和很多的精力,甚至都发生过一些冲突。但是最终大家都接受了,我的女友现在也来北京就业了。

就这样,我正式加入喜讯开始了创业。但是实际上,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创业,只是跟着别人在做一些事情。三年的时间里,我能明显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刚刚进入喜讯,开始做小游戏,身上有着很多奇怪的小毛病,自己碰到的问题放在那儿,期望着有别人来解决。WTF,这尼玛是神马情况啊?我也不知道,我害得我们老大跟我一起在那儿调试 Bug,直到凌晨 4 点,我们老大的心脏不太好,那天旁边陪着我们一起加班的同事发现老大脸色不对才建议说今天先回去吧。

喜讯的初创团队大部分都是之前从烈火工作室出来的,我是第一个从外面招聘进来的人,我是第一个有试用期的员工,对于这一点,在那个时间点,我很不爽,我非常想向老大证明,我并不比别人差,我能做得比其他人更好。在我成功克服了,上面我说到的将自己置身事外的毛病之后,我开始喜欢去搞定各种问题了,而且通过产品(喜讯天天)在不断地向喜讯所有的同事们证明我是可以的,我想我做到了,我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这让我开始有了一些主人翁的快感。

当我接触更大的项目(画说和 MARK)之时,我已经开始可以参与一些系统和产品的设计了,这个时候我开始觉得我在主宰和推动一些事情了,我的责任更大了。当产品推出之后,接触到最终的用户之时,跟用户之间的沟通,会让我清楚地明白,这是我在做的产品,用户会将情绪直接表达出来,其中会有一些赞美和肯定,不过吐槽和谩骂也不会少。因为你知道的,当一个人被惹恼的时候,他更愿意告诉你他的感受。在跟用户通过 Email,站内信和电话沟通的过程中,我需要直接代表公司,代表我们的开发团队。这个时候,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问题是用户的问题,尼玛用户碰到的所有问题都是我的问题,如果我们没有能力解决用户碰到的问题,那么我们就会被淘汰,因为会有其他的人和团队愿意来解决用户的问题。所以不要说“在我这里是好的啊”“没有问题啊”类似的话,根本毫无意义,我们要跟我们的用户去解释“这是您机器显卡型号不支持的原因”吗?靠,如果你知道是这个问题,为何不在产品中做一个特殊处理,这个版本没有解决,那么下个更新尽快解决。跟直接用户直接地沟通,让我体会到了我对于用户的价值,我能解决他们的什么问题,更让我明白了我在公司中的角色,我需要在公司中解决哪个环节的问题,这样我们的公司我们的团队才能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当项目开始需要加入新的人手之时,我开始需要学会面试,招聘和培养新的伙伴了。首先我需要承认的是,我在喜讯三年,带过三个伙伴一起做事情,但是目前三个伙伴均已离开喜讯,其中不乏我的影响。所以,我可以说在这个事情上,我让公司损失很大,我们花费了不少的精力和财力来培养这些伙伴,但是他们未能跟我们一起走下去,我很惭愧,我可以认为我首先对不起公司,对不起现在还在公司的所有伙伴们,同样我也对不起那些已经离开的伙伴们。在创业团队中,选择伙伴非常重要,不只是需要选择能跟自己共事的伙伴,跟需要能跟公司一起走下去的伙伴。在做出选择之后,更是要做恰当的引导,否则对于每个人都是伤害。

当公司战略方向发生改变时,并且与我个人兴趣出现不匹配时,我要如何做判断和选择就更加重要了。喜讯之前定位的是要做社区,要做移动互联网上的社区。对于做应用和社区,我个人一直都有非常浓厚的兴趣,这也是我在之前的喜讯天天、画说和 MARK 中能找到自己位置的重要原因。而对于游戏,我个人一直都不是很感冒,甚至都会有排斥。前几天跟刘琪一起吃饭,刘琪还说我曾经说过“如果喜讯最终要做游戏,我就会选择离开”,如今喜讯开始做游戏了,我没有离开,而他已经离开一年多了。为什么我没有离开?我之前说过的话是否就跟放屁一样?当然可以这么认为,不过显然我自己不是这么想的。当我在喜讯已经待了三年之多,跟所有的同事合作得相当顺畅之时,我显然不会轻易选择离开,这是关于一个舒适领域的问题,也就是说我目前在喜讯整体的环境中,我生活得非常自在我不会轻易作出离开这样的决定。另外一个,从技术和兴趣角度上来讲,游戏一直离我很远,但是公司整体团队的基因其实是做游戏的(烈火是金山的一个游戏工作室),那么公司整体转向做游戏其实也是一件蛮靠谱的事情,另外从自己待惯了的技术领域跳出来进入到一个并不熟知的领域,虽然会有不舒适的感觉,但是对于我个人的成长来讲其实是非常有帮助的。很多人说三年是一个坎,五年是一个坎,我已经过到第四年了,目前看来还算正常,但是还需要更大的挑战更多的磨练,恰好进入到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中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同时成为游戏项目的经理更是对于我个人在管理项目和团队上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以前,我一个人冲锋陷阵,最多就带上一两个伙伴一起,而且是在自己熟悉的阵地,打得还算从容,虽然没有大成绩,但是起码自己不发慌,现在不一样了,情况更复杂,团队人员数目也更多,需要跟更多的人沟通,关键是自己对于核心的技术和模块没有任何认知,心里首先就会有个疙瘩在那儿。不过这恰恰是我现在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公司未来能否成长得更快更好,就是取决于我们这些在做具体事情的人,每个人都能成为精英,公司才能顺利地走下去。

所以公司战略发生改变并不会对我个人的判断产生影响,而且因为我需要承担得更多,我也希望自己承担得更多,我选择必须迎头赶上。在公司战略方向改变的过程中,如果我们过多地顾及个人情绪和兴趣,那么留给我们的只能是失望,因为大船已经掉头往其他方向航行,我们如果继续坚持不跟随作出改变,带来的只能是负作用,对个人对团队都是如此。

加入喜讯创业已经有三年时间了,三年时间里经历了不少,成绩不多。明白了一些事情,也错过了一些事情。

有一个靠谱的团队,执行力过硬,具体做什么事情和什么方向相对而言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一个靠谱的点子(不论是否新颖独创),其实对于创业团队来讲只是最基本条件,决定性作用根本不在点子的好坏,在于能否执行下去。

创业团队的文化,会有前期创业团队成员深刻的烙印,当然这些前期团队成员必须承担得足够多,否则影响力和其加入团队时长没有任何正相关的关系。

初创企业的人胜过一切,不要试图通过理想或者物质来煽动你的伙伴,摆事实讲规划做执行,让伙伴看到过程和结果。

创业过程中,我们肯定会错过很多的好机会和好点子,不要后悔自己当初的判断,如果想不后悔,那么从下一个机会或点子开始,一定要努力抓住,通过你的双手去抓住,而不是通过你的嘴去抓住。

 

==== 分割线 ====

当我跟我的伙伴们早上跟同在一栋大楼里上班的人一起乘坐电梯的时候,我们多次听到类似“还有三分钟,今天肯定不会迟到”“8 点 31 分不算迟到”类似的话,当我们从电梯出来之后会心一笑时,我觉得在喜讯我们已经做好了一些事情,我们正在往正确的路上走,我喜欢这种感觉,我的伙伴同样喜欢这种感觉,我想这就足够我兴奋一段时间了。

  • alaska

    我说萨利同学 你这博客写这么长 害我看了 10 分钟才看完 怎么算吧 回头记得请客哈~

    创业团队确实能让进步很快、很多,我们项目组一直也号称算是创业团队,但是在公司的羽翼之下,一直都不像个创业团队。
    在什么也的团队里面, 你就能做出什么样的成绩,所以找到一个对的地方很重要。

    老实说,我决定我这几年都挺荒废的,在一个地方呆久了,自己又不是太思进去,就慢慢都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水平了。不过好消息是最近这个状态有点改变,读了几本好书,重新燃起一点激情了。

    希望没有被兄弟们拉下太远啊(泪奔~~)

    • 思麦,你天分好啊,尼玛学啥都快啊!果断要开足马力啊,别被团队拖了你呃后腿啊!

  • kongque

    文章确实很长。刘琪这个名字在全文中出现了 12 次。感谢萨利同学让我的真名在互联网上出现这么多次。

    无论大家在哪里,有自己的原则和基于这个原则做出的选择都 OK,都是大家各自的命运使然。

    各自加油!

    • 正是因为生命中有你们这样的可爱的朋友,我的生命才多了那么多种可能和色彩,未来的路还很长,既然选择了,那就继续走下去。咱们会在那片灿烂的天空下,一起看蓝天,一起赏月亮滴

  • chunge

    这骚文也太长了吧,回去写年终总结。我就不骚了,坚持坚持再坚持~

    • 春哥,你才骚,我这都是流水账,能不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