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别走

曾几何时,我也曾挥洒泪水在湘江之畔岳麓山下中南大学的塑胶绿茵场,场场满场跑(其实我只是一个后卫啦)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得如此痛快,青春已经渐渐褪去,生活的担子慢慢地沉重了起来,生活尼玛才不管你丫的有木有做好承担的准备,你丫能不能接住,Who care ?

离开校园两年多了,常常会想念校园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有宿舍的深夜扯淡,有男生扎堆的黄色笑话交流,有窝着看的 AV,更有年轻时无所畏惧的强健体魄。成为办公室马铃薯的两年间,自己的产出甚微,在超图待了一年多的时间,正式进入到项目一年,写了一些代码改了一些 Bug,算是给 SuperMap Objects Java 6R 贡献了一些些数据转换模块的代码和自定义控件的代码,至于平时的修修补补工作更是不值一提啦。来到喜讯一年多了,还记得自己是 2010 年 5 月 18 日,正式来喜讯上班,当时我是 2010 年 5 月 17 日从北京超图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研发中心离职,立马来到喜讯入职。期间没有离职休假,也没有旅行,直接的工作状态切换,非常干脆,看起来就想是移花接木般的直接嫁接。

在喜讯的一年多时间里,经历了几个产品,从 《黄金矿工》 开始,在《喜讯分享》中跌倒了,在 《喜讯天天》 中历练,在 《画说》 中成长,如今依然在 《画说》 项目中前进,项目中也进来了新的同事,开始能分担一些工作了。伴着自己职业道路的继续,在自己编码素养上的提升是最为明显的,明显得犹如自己日益加粗的水桶腰,明显得犹如自己由每周剧烈运动 5 小时以上剧减到每周轻微运动时间不足一小时,生活带给你的改变其实还远远不只这些你能看到的。

去年,歪歪的母亲,我们一群人可亲可爱的歪歪伯母检查出有肺癌,当时就几乎击倒了我们一贯坚强的歪歪,不过还好发现得较早,目前已经完全治疗完毕,伯母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只是不似以前那般健朗了,如今歪歪刚刚添了一个千金,明年春节回老家摆喜酒,希望这些喜庆能给我们可亲的伯母带来更多的欢乐,而忘却曾今的病痛吧。

今年年中,听刘琪说起他的一个发小,家中突生变故,父母双方都被查出有重病,父亲更是癌症,母亲的病也需要做脑科大手术才可能完全康复,他的发小还是一个军医,家中境况也才是刚刚才装好,突生变故将全家人打入冷窟,家中的担子差点就要将他压垮,幸好他母亲的手术十分成功,目前应该已经完全康复痊愈,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只能唏嘘感叹和祝福祈愿。

我们的 ZZM 这两天也在发愁,母亲查出重病需要钱来动手术,家中目前境况又不太好,只好四处借款,我们这些刚刚毕业不久的又穷又苦的大学同学义不容辞地需要伸出自己的手,尼玛能帮多少是多少啦,可怜的我才发现自己从毕业到现在,身上从来都没有一分钱积蓄,总是一年一年光一月一月光,从未给过家中半毛钱,自己依然过得不能算是萧条落魄,但也是将就将就得过且过。如今他人需要,自己却很是无奈的表示自己只能力所能及,“艹,这尼玛就像吃了个苍蝇一样,you know ?”。

看到刘琪、ZZM 的 QQ 签名都提到了健康二字,突然发现自己两年多以来,我们不求物质上有太多的收获,当然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收获,在职业道路上的成长其实究竟有多大,还待积年之后再回首吧,但是我们失去的其实已经可以看到了。今天去慈铭体检中心体检,最后做了一项彩超,医生告诉我左肾囊肿,当时我也没怎么在意,也不太明白那是个什么概念,也没有主动问一下医生需要做些什么,医生可能看我也比较二逼,竟然不发问,也就做了闷葫芦不说话,完了我就提裤子出来了。回到办公室,发布完版本之后,简单查了一下,发现肾囊肿倒并不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心中悬着的石头也就下来了,等体检结果出来之后到时候再去医院确诊一下。

连续的一些事情让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健康已经慢慢地在溜走,我热爱生命犹如我每天都要吃的米饭,犹如我每天要呼吸的空气(虽然我痛恨北京的空气),犹如我每天要喝的水(其实北京的水也很难喝啦),我当然热爱我的健康,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讲,那都是一件如此令人幸福的事情,要让自己成为一个幸福的人,我想我们是需要一些行动的,可是我们究竟要如何开始行动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已经意识到了,那么我想我还是需要想办法来避免这个问题的。身体是自己的,谁都给你挣不来,你可以挣到各种东西,也可以挣到健康,恰当地舍弃一些吧,合适地追求一些吧,健康其实并不讨厌我,我也很爱健康。

  • 我还是你哥

    程序猿,健康,哎~~
    不管这么样,作为长大的我们,对自己的身体、父母的身体,应该多关心多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