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旅行

This is  a journey across the 2009 and 2010.

31 日下午,跟公司领导聊了挺长时间,主要是关于自己的一个同学兼同事离职的事情。领导可能觉得同事的离职将会对我的情绪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当然领导是对的,影响确实存在,而且也确实有不良的,当然也存在正面积极的作用。谈了好一会,看似达成了一致,“我暂时不会离开公司,对公司的前途看好,对自己的前途未卜,一切走着瞧”。

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节假日前的工作日提前两小时下班,待我跟领导从会议室出来之时,那位待离职的同事已经等了我好一会了(目前正在办理离职手续,该童鞋与我同租一套房子,大学室友,挚友级别)。收拾完毕,与童鞋一起出公司,买了点食物和饮料,上公交,挤地铁,进站,候车。

来到北京西站之时,还只是 18:00,从包中拿出最近正在读的《长尾 2.0》开始这无聊但安静闲适的候车。时间到了上车,人不算多,找到地儿坐下,再次把书掏出来,继续… 书读完了,没得看了。睡觉吧,遂迷迷糊糊地开始睡觉,期间醒过很多次,又重新睡着了很多次,斜对面坐着几个人,很是能侃。参与讨论的主要有,一对情侣,两个陌生女生,两名陌生男子,先是从地域聊起,因为现在是节假日,车上同行的人多是回家省亲之类的。故而绝大部分的乘客均是南昌人 (Z67),这六个人之中就仅情侣中的女方是山东人。地域最大的差异一是天气,二是饮食,三是人。就这样天南海北地胡侃了很一会儿,大概侃到了凌晨 1 点半的样子 (九点多开始侃的),而当时我手上也没有什么可以阅读的东西,移动设备就一个能接发信息和接打电话的古董手机,实在无聊之际,听听别人的闲侃也是很不错的,偶尔还能跟着乐一下呢。听着听着慢慢就犯困了,摇摇晃晃地睡了一路,快到南昌了。

窗外开始有点蒙蒙亮的感觉了,快 7 点了。天气阴霾,不见太阳,但是能清晰地看见铁道两旁的稻田中萌萌泛绿的油菜苗和红花苗,有些地就是这么荒着,但也多少有点水草,长势良好。顿时,感觉嘴里全是冬日田野中泥土的味道,想起小时候的这个时候正是下地里挖泥鳅的时候呢,掂个小桶,抗把锄头就出去了,弄得浑身是泥,回来的时候桶里也就一巴掌能数得清的那么几条小泥鳅,这时母亲又会开始唠叨“让你们出去闹,我都懒得给你们洗衣服”,然后一边还在数落一边已经把衣服放到水桶里头,拿出去洗了。

我喜欢南方的泥土,喜欢南方的水,更喜欢南方的雨,我的爱人在南方,我的哥们在南方,我的家在南方。我喜欢能扎根南方的感觉,喜欢能在夏日深夜,听见窗外蛙叫虫鸣,喜欢能在夏日雨天,听见老房子上雨水敲打瓦片的声音。

来到北京,实为不愿,更是无奈,如今北漂已有半年有余,不觉太累,也不觉有甚幸福,收获不小。我爱我的家乡,更爱我的家人,能跟家人生活在同一个节气中,感受同样湿度的空气和阳光,总是让我觉得很是幸福。我想我总是会离开的,北京,我不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