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当我这个疑似甲流患者从不断地咳嗽中慢慢平静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快两周了。上周二从杭州回到北京,在杭州滞留了两天,办理户口相关事宜。没想到,着实地在西湖边上和不作美的天公来了一次湿漉漉的邂逅。此次邂逅让人印象深刻,甚至终生难忘。待我与同事三人在雨中奔到解放西路的新华书店躲雨时,店中已有不少志不一定同但道必定合的仁兄,纷纷抢占了角落处的好地方,一蹲,一本书,快哉。与同事三人也分别找了个自在的地方,翻起了书。

等腹中开始有点咕咕作响时,才想起尚未用晚饭呢。看到屋外雨已经停了,遂离店,在前头不远处的 KFC 吃了点东西。回到酒店,倒头便睡,谁知第二天大早,起身之后发现不对劲,众人均已感冒。不管,先上分公司,办事要紧。退房,用早餐,的士,分公司,人才市场,派出所,终于办完了。杭州某路,某金穗字砂锅店中,分公司带我们办事的大姐和四个小伙子,吃得火热。吃毕砂锅,离店,的士,火车站,售票厅,座票,酒店,钟点房,众人均有点发烧,睡觉。买药,嗑药,接着睡觉。晚十点,上车,熬了一夜,第二天下午两点半,抵达首都北京,并未被当做甲流抓起来。

地铁,2 号 13 号,下车,的士,小区,家中。继续睡觉。

晚上起身,做了点面条,吃了一口,接着睡。

第二天请了一天假,在家自我隔离一天。之后开始天天带病上班,周六由于组内需要加班赶进度,带病加班一天。慢慢地,感冒好了,可是公司其他小组的同事,有几个人的体温已经悄然上升了。噢,上帝呀,如果这是我的错,我将非常愧疚。只希望大家能快点好起来。

买了两套保暖内衣,北京的冬天,太冷。

大家都要保重身体,革命需要身体来作为弹药啊!我总算是回来了,继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