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慈父

拨通家中电话,父亲接的电话。跟父亲寒暄了几句天气和晚饭的事情,之后问了一下爷爷奶奶的状况。父亲一一作答,但是能听出父亲声音中的疲惫。跟父亲聊了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也问了一下父亲在家里做活的状况,父亲说还好,但是能听出来,父亲有些腻了。但是父亲能说什么呢,一到冬天父亲咳嗽的毛病又来了,不知道是因为常年在外面做建筑施工,吹风给吹的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但是听着父亲在电话里头咳嗽了几回,心中滋味甚是难受。弟弟最近给家里电话也少了,也不知道为何,可能是在学校待得也不是很顺心吧,怕多给家中父母徒增担忧吧。

母亲已经睡着了,家里晚上气温大概是 6℃的样子,母亲天性惧寒。入冬之后,母亲的肤色就会黯淡,人的精神也渐渐见弱,手脚总是会生冻疮,每年过年回家跟母亲在一个盆里头泡脚的时候,总是握着母亲那红肿的脚趾帮她撮一撮,这样母亲能稍微舒服一些。

最近工作有些忙,有点累,偶尔加班。前几日发的工资,到今日所剩无几,想想家中父母,想想自己,心中另有一番滋味,却不知如何说起。自是觉得,生命诚艰难,父母需珍爱,前途需自知,努力在眼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