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编年史之一本书一个人

我喜欢看书,总觉得看书是和作者在约会,在课堂,在图书馆,在书店,在街上,在火车上,在办公室,在床上,几乎任何地点。约会总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是一件让我们心里头有些许盼头的事情,约会之前心中会默念希望对方漂亮潇洒一点,想象见面之后如何开场,甚至会想到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尴尬场面。同书约会的过程中,每次总是预想书中会有某个段落能行云流水,不需打动自己,只图一时阅读的快感。

约会的对象首先不能太难看,否则…。此次跟大家见面的,一年之前进入我视野的这本书叫做《读库》,为什么会知道《读库》呢?我也不知道,就是在网上瞎逛瞎逛,一不小心就掉进了老六的陷阱,陷阱中真是别有一番天地啊。最早接触到这本书是在中南大学校本部图书馆三楼,找了近半个小时终于让我找着了 (书的摆放与其索引号并不对应)。摸着书皮糙糙的那种感觉,让我有了一种如遇知音的冲动。在如今塑封大型其道的书籍印刷潮流当中,《读库》选择了一种很环保的方式,我也不知道封皮的纸质为何物,有兴趣者可自行联系 老六 。书本的纸张绝对符合国际 ISO9ooo/ISO9001 标准,书中文字的重量非凡啊,我一般都不敢双手捧着,生拍摔着书中文字,总是放置床头。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是小时候去新华书店买书印象最深的一句格言,鎏金的楷体字,沿着上楼的楼梯,在墙上赫赫然。那时我就是爬着这个阶梯上楼去买那厚重的《中学生数学题典》的,如今回想起来历历在目。《读库》一书,每年 00,01,02,03,04,05,06 这么不紧不慢的寄到每位读者的手上,偶尔还有一些老六自作主张硬是要送给你的一些小物件。老六说,《读库》的选稿原则很简单,如果你是用写一本书的力气来写一篇文章,那么恭喜你,你的文章可能会是读库的选择。我说,《读库》的阅读方法很简单,如果你是用读一本书的力气来读每一篇文章,那么恭喜你,你可能真的可以读懂这些文字。读书自然会有选择,就如我们可能喜欢韩红的声音,喜欢听她唱歌,但是让她做你 LP,那肯定还是有欠考虑的。

来到北京,开始自己挣钱养活自个,慢慢地肚子里的蛔虫开始难受了,不买几本书总是觉得不爽,09 年回到北京,遂成为了《读库》09 年的全年订户,以后每个月就有点粮食能养活一下肚子里那些蛔虫了。目前的工作有点无聊,身边的人有点乏味,一本《读库》能惊起一滩鸥鹭,一个《两相惜,两相随》能让人误以为是古本,吾亦乐得陶然。孤独自有孤独的快感,寂寞自有寂寞的高潮。

一本靠谱的书,就这么的了。

那么,那个靠谱的人呢?

寻书容易,寻人难啊。你可以随便跟某个大作家小美女的文字在任意时间任意地点约会,只要你高兴,厕所,床上,任君选择。而你要是想跟这些大作家小美女约会,你觉得怎样才是比较现实的想法呢?白日做梦。

所以我选择,一本书一个人,这一个人并不是传说中的某位大虾,也不是在水一方的伊人,正是鄙人在下独自一人的一人。终有一天,天光烂漫,而世界无光,我背着我的书,向着前方。